文化
  高山族
民族介绍
    高山族主要生活在台湾岛、兰屿岛、福建、浙江沿海一带,人口大约有40多万。根据语言和地域文化特征,高山族有不同的支系,主要包括阿美人、泰雅人、排湾人、布农人、鲁凯人、赛夏人。高山族有自己的语言,但没有文字,不同支系的语言也不尽相同。
  高山族普遍信仰万物有灵和祖先崇拜,认为宇宙间的精灵是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可以主宰一切。在过去的社会制度里,高山族的许多部落有男子年龄组织,它是部落的重要制度。年龄级别表明男子在整个部落社会中的地位,是以年龄的长幼和身心发展程度来确定次序的,而不是以财富的多少来做标准,年龄级别最高的人,是大家拥戴的部落首领。在有年龄组织的族群中,为了让成年人或者将要进入年龄组织的少年人能担负起在社会和年龄组织中的责任,往往要对他们进行严格的训练。少年人的入会仪式通常由老人来主持,少年人入会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与妇女隔绝,接受各种仪式的学习和身体锻炼,同时由长辈传授部落的传统习惯。青年必须绝对服从老人的命令,经过严格训练逐渐成为有自我控制能力,服从统一指挥,勇敢善战,而且有强烈部落意识的人。

服饰文化
    台湾高山族九个族群的传统服饰各有特色。如排湾男人喜欢穿带有刺绣的衣服,用动物的羽毛做装饰物,女子盛装有花头巾、刺绣长衣、长袍;阿美人有刺绣围裙,男人有挑绣长袍、红羽毛织披肩;布农男人以皮衣为主,女子有缠头巾、短上衣、腰裙;卑南人以男子成年和女子结婚时的服装最为华丽漂亮。   
  鲁凯人的传统服饰色彩鲜艳,手工精巧,是台湾高山族服饰中的佼佼者。在节庆的时候,鲁凯男人们戴上漂亮的帽章、佩上华丽的上衣,格外精神,女人们穿上挂满珠子的礼袍或裙子,非常漂亮。   
  泰雅人的服装可分为便装和盛装。平时劳动穿便装,十分简单,妇女的服装大都是无领无袖无扣的筒衣。节庆时穿盛装,还要加上许多的装饰品,有趣的是,泰雅男子的饰物比女子还要多。   
  人数较少的赛夏人的服饰也很有特色,最吸引人的一种叫“背响”的饰物。“背响”也称“臀饰”,只在举行祭奠或舞蹈中使用,形状大小好像背心,上窄下宽,彩绣着各种花纹,下面缀着流苏和许多小铜铃,穿戴时背在背上,跳舞时响成一片,煞是好听。

高山族传统装饰艺术种类
1、黥面。黥面标志成年和战功,主要流行泰雅人、赛夏人与平埔人。泰雅男子刺额部中央,斩敌有功加刺颐部中央;女子刺额部中央和颊部从口角上下斜贯耳轮下,文饰多为短棚线纹。赛夏人男子刺额部中央和上下颌,女子刺额部中央。平埔人女子待嫁时刺两颐,如网巾纹,名“刺嘴箍”。
2、文身。原住民除阿美人、雅美人外,普遍爱好文身。动机出于成年、美观、驱邪与武功等,南部族群还以文身表示地位尊贵。文身年龄一般选择青春期,部位因族而异。便如泰雅人文身5部7处,包括面部额、颐、颊处,胸部两乳之间,腹部(限男性)、手腕上方以及足胫处;赛夏人文身2部3处,包括面部额、颐处,胸部两乳之间(限男性)。鲁凯人、卑南人文身包括胸部(限男性)、手肘至腕间、手背(限女性)和足胫处(限女性);排湾人文胸、臂、手处、邹人与布农人文手,平埔人甚至有“遍体雕青”者(《稗海纪游》)。  
  文身图饰大体归纳两类,一类以曲线体现动物花纹,有人头、人像纹等,主要标志武功和尊荣;一类以直线、斜线组合几何图形,如三角纹、曲折纹、兰圆纹、叉纹、网纹、菱形纹等,一般表示图腾信仰。此外,十字纹象征花卉、太阳或眼睛等。文身选择秋冬季节,请文身师占卜施术,属守禁忌。  
3、穿耳。原住民普遍流行穿耳。古代时尚少女“最喜男子耳垂至肩,故竞为之”。穿耳在幼年或少年阶段进行,“贯于竹节,至长,渐易其竹而大之,待耳孔大如巨环,垂肩上”(《番社采风大大图考》)。女子也“耳穿五孔,饰以米珠”。一般在冬季,反复穿刺施术。 
4、凿齿。凿齿流行中、北部族群,年龄最早八九岁至二三岁,一般在十五六岁。男子拔去左右门牙,也有拔去门牙、也有拔去门牙、犬牙各2枚。凿齿初衷标志成年,“女以嫁皆缺去前上一齿”(《临海水土志》);此后表示爱情专一,“男女俱折去上齿各二,彼此谨藏,以矢终身不易”。凿齿一般选择冬季。  
5、染齿。染齿流行东、南部族群。一般自幼以嚼食槟榔,采涩草与芭蕉花涂染牙齿,直至齿黑如殷。相传染齿是为美观与固齿。  
6、除毛。原住民普遍流行拔面毛、胡须、腋毛、阴毛、平埔人甚至有头发之外“五毛尽去”。动机出于爱美与清洁。 
7、束腹。阿美人、平埔人等男子“自孩孺即箍腰,至长不弛”(《台海使槎录》)。“箍腰”以藤、竹编织,如“编五色篾束腰至胸”。束腹动机除了猎战奔驰需要外,主要追求体形健美以吸引女性。此外,台东阿美少年流行在手上点炙为疤,以示勇敢。

高山族服饰的制作
  高山族的服饰丰富多彩,绚丽多姿。传统服装式样有贯头衣、交领衣、胸衣、背心、长袖上衣、裙子等。各族群男女皆重装饰,饰物种类很多,有冠饰、额饰、耳饰、颈饰、胸饰、腰饰、臂饰、手饰、脚饰等。装饰材料以自然物为多,颇具特点。如贝珠、贝片、玻璃球、猪牙、熊牙、羽毛、兽皮、竹管、花卉等。其中又以贝的使用最为广泛,不仅许多首饰直接用它穿缀而成,泰雅人和赛夏人过去还将其一串串缀于上衣之上,制成珍贵的贝衣。   
  贝衣是以两幅麻布制作的无袖上衣为底,上面缝缀一串串的贝珠制成的。制作方法,一般是先将砗磲贝切成小薄片,然后一颗颗仔细地磨成珠状,再将一粒粒细小的贝珠穿缀成串,缝在麻布衣服的襟边、两侧下摆处,甚至布满全身。称为贝衣、贝珠衣或珠衣。每件贝衣要用贝珠几万颗至十几万颗。制作一件贝衣非常复杂困难,要花很长时间和精力。因此,它是权力和财富的象征,过去多为酋长和富有者所拥有。目前大陆只有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博物馆和厦门大学人类学博物馆有收藏。   
  高山族男子的服装,一般都配有羽冠、角冠、花冠。一般兄弟民族妇女喜以花为冠,高山族男子以花为冠可以说是一个特点。有些部族的男子还要佩戴耳环、头饰、脚饰和臂镯、手镯,显得绚丽多彩。高山族妇女服饰基本上是开襟式,在衣襟和衣袖上绣着精巧美丽的几何图案。这种开襟服饰是应亚热带气候,可以起散热快、凉爽的作用,也易显示出人体上身的丰满、健壮的体型,使人产生活泼、自由、妩媚的感受。
  妇女的下身穿过膝的短裤,头戴头珠,腕戴腕镯,腰扎艳丽的腰带,脖颈上配有鲜花编成的花环。其帽子也很有特点,男子上山戴藤帽。帽顶上有圆形的图案,这是雅美人图腾的标志。祭祀时高山族人喜戴高大的银盔。银盔是财富积累的纪录,他们把用实物换来的银币铸成银圈,做成头盔,父传子,子传孙,世代相承。继承人最少在头盔上增加一个圈,儿子多把银盔拆成圈分发给众儿子,在这基础上再铸出新的头盔,世代相传,连绵不断。每到节日或新船下水时,人们举行各种庆祝活动常带这种银盔帽子。这是一种勤劳节俭和财富的象征。高山族各部族之间的服饰还有一些差别。服饰是文化的象征,是民族审美特征的外化,高山族的服饰有追求多样化的色彩和偏向明丽华美的风格。

建筑文化
    高山族的传统住屋一般用竹子做围墙,用木棍做立柱与横梁,以茅草盖顶。高山族喜欢一个宗支同住一处,每个村庄都建有未婚男子的集体宿舍―公廨。未婚男子在公廨接受生活、生理、道德方面的教育,婚后才可离开。公廨建在村寨中央,公廨广场是村里人的活动中心。


饮食文化
    高山族的饮食以谷类和根茎类为主,一般以粟、稻、薯、芋为常吃食物,配以杂粮、野菜、猎物。山区以粟、旱稻为主粮、平原以水稻为主粮。除雅美人和布农人之外,其他几个族群都以稻米为日常主食,以薯类和杂粮为主食的补充。居住在兰屿的雅美人以芋头、小米和鱼为主食,布农人以小米、玉米和薯类(当地称地瓜)为主食。平埔人还特产香米、喜食“百草膏”(鹿肠内草浆伴上盐即食)。昔日饮食皆蹲踞生食,现在饮食、烹饪、享用十分考究。高山族嗜烟酒、食嚼槟榔.。   
  高山族蔬菜来源比较广泛,大部分靠种植,少量依靠采集。常见的有南瓜、韭菜、萝卜、白菜、土豆、豆类、辣椒、姜和各种山笋野菜。   
  高山族普遍爱食用姜,有的直接用姜蘸盐当菜;有的用盐加辣椒腌制。肉类的来源主要靠饲养的猪、牛、鸡,在很多地区捕鱼和狩猎也是日常肉食的一种补充,特别是居住在山林里的高山族,捕获的猎物几乎是日常肉类的主要来源。山林里的野生动物很多,如野猪、鹿及猴子等的肉都可入菜。   
  高山族的十个族群中各自都有自己独特的食品,其中典型食品有:腌肉,高山族泰雅人、阿美人储存肉类的方法,其中泰雅人腌猴肉和阿美人腌鹿肉和野猪肉别具一格;咂酒,高山族排湾人、布农人土法酿制的一种米酒。   
  在主食的制作方法上,大部分高山族都喜把稻米煮成饭,或将糯米、玉米面蒸成糕与糍粑。   
布农人在制做主食时,将锅内小米饭打烂成糊食用,排湾人喜用香蕉叶子卷粘小米,掺花生和兽肉,蒸熟作为节日佳肴,外出狩猎时也可带去。但作为狩猎带去的点小,馅里一般不加盐巴等咸味调料。   
  泰雅人上山打猎时,喜用香蕉做馅裹上糯米,再用香蕉叶子包好,蒸熟后带去。排湾人喜欢将地瓜、木豆、芋头茎等掺合在一块,煮熟后当饭吃。泰雅人喜用生姜或辣椒泡的凉水做为饮料。据说此种饮料有治腹痛的功能。过去在上山狩猎时,还有饮兽血之习。不论男女,都嗜酒,一般都是饮用自家酿制的米酒,如粟酒、米酒和薯酒。   
  雅美人喜欢将饭或粥与芋头、红薯掺在一起煮熟做为主食。外出劳动或旅行,还常以干芋或煮熟的红薯及类似粽子的糯米制品为干粮。排湾等族狩猎时,不带锅,只带火柴,先将石块垒起,用干柴禾烧热,再在石块底下放芋头、地瓜等,取沙土盖于石块上,熟后食用。食用芥菜时先将正在生长中的叶擗下来,用盐揉好,放两三天后才吃,留在地里的芥菜根继续生长。   
  排湾人不吃狗、蛇、猫肉等,吃鱼的方法也很独特,一般都是在捞到鱼后,就地取一块石板烧热,把鱼放在石板上烤成八成熟,撒上盐即可食用。排湾人小孩不许吃鳗鱼,甚至其他鱼的鱼头也不让吃,认为吃了鱼头不吉利。
 
民间游艺
民间歌舞
  早期的台湾高山族舞蹈,往往都是以熊熊篝火为中心,群集饮酒,酒酣则歌舞并作,众多舞蹈者携手围成圆圈,边舞边唱,显示族群团结的力量,展现人们快乐的心情,舞蹈动作通常都是有节奏地跺脚、跳跃、摇身、摆手等。   
  高山族舞蹈也是他们劳动生活的生动写照。历史上,台湾高山族同胞是一个善于狩猎和捕鱼的民族。再现自己狩猎和捕鱼生产活动的舞蹈动作,就成了高山族舞蹈的重要内容。如高山族舞蹈中有先退一步,然后双脚向前跳去的动作,这些动作便是在模仿战斗中或狩猎时的进攻姿态;另外,双脚并拢半蹲,向前后左右跳动,同时双手下垂摆动或平举手腕的动作,也是在模仿各种围猎动物的姿态。居住在海滨或岛屿上的高山族,舞蹈中则往往表现捕鱼的情景。如兰屿岛上雅美人的舞蹈中就有模拟划船的动作。这些具有狩猎和打鱼劳动过程的歌舞,再现了台湾高山族独特的民族生活。
  高山族舞蹈也有表现大自然的内容,如群舞时,双脚有节奏地缓慢向一旁移动,双手垂放在身体前方有节奏地轻轻摆动,仿佛一条大河滚滚流动着,形象而真切。   
  明末清初,随着大陆汉族移民的到来,汉族的银饰、铜铃等装饰品又极大地丰富了高山族的舞蹈。早期高山族的民间舞蹈,手臂动作比较简单,有了银饰、手铃之后,舞蹈动作上便着意增多了手臂的动作,或摆动或甩动,如阿美人在跳舞时,腰与手足都挂铃铛,铿然作响,契合节拍,乐趣无穷。阿美人认为跳铃铛舞,可以逢凶化吉,带来好运和希望。   
  高山族舞蹈的动作比较简单,节奏特别鲜明,具有明显的原始舞蹈风格。高山族人将内心的喜悦全部倾注在歌舞之中,内在节奏体现于外部形体动作上,形成一种颤动的舞蹈律动特征,结实有力,具有一种天真烂漫、热情奔放的动人美感。

民间娱乐

刺球
  又称竿球是高山族最喜爱的体育运动形式之一,盛行台湾屏东和广东潮州一带,五年举行一次,所以又称“五年节”,并且非常隆重。这项源于一段古代的民间传说:大意是说在很久之前,高山族有一位勇敢的青年为守卫人间的火种,突然发现有一只猛虎想扑灭火种,他巴用长竿刺杀了老虎,从而使人间的火种得以保存。后来人们为了纪念他的英勇行为,激励民族的斗志,便在民间广泛的开展了这项运动。   
  按民间习惯:刺球所用的球是用粽皮所做,其中刺中粽球的操竿者,在今后的五年中事事如意,逢凶化吉。刺中得越多,要受到乡亲们的敬重,还可能得到姑娘们的垂情。刺球活动多按村落举行,参加者十多人、几十人不等。   
  比赛时由专门的抛球手把粽球抛向空中,由持竿者双手舞动刺竿,以刺中落下的粽球为胜,抛球的数量没有限制,期望身强体人人都能得到好运。   
  在结束前一般都由抛球者把一个插满羽毛的球抛向空中,只要有人刺中了,就宣告结束。
 

背篓球
  又称背篓会,是高山族男女青年连情的一种形式。流传于台东、花莲一带,并被称为“阿美人”。参加者应该是未婚男女青年。   
  活动时女青年背着背篓在前面跑,男青年在身后紧相随,一般相距4-5左右,不断的把象征常青、长寿、吉祥、幸福的槟榔往女青年的背篓里投,投掷者如姑娘中意,便喜笑颜开,徐步不前;反之女青年则侧肩倒出篓中的槟榔,继续往前跑。现在在台湾高山族的学校里也举行这项活动,但已淡化了男女连情恋爱的含意,成为一种纯娱乐性的民间体育活动。作为比赛一般分两队,每队有一名专伺背篓,其余的队员分别向对方背篓的队员篓内投掷,背篓者则尽量避开投掷者投来的槟榔,最后以投中多者为胜。
 

荡秋千
  是高山族另一项青年男女踊跃参加的娱乐活动,荡秋千时,姑娘坐在秋千的藤垫上,系上长索,请小伙子牵引操纵,两厢配合。

 
相关节日
高山族的重要节日有:
  播种祭 (泰雅人,三月下旬春播结束之日)、
  平安祭 (布农人,四月初四)、
  “阿立”祖祭 (平埔人,九月十六日)、
  丰年祭 (曹人、鲁凯人、阿美人等,八月十五日)、
  竹竿祭 (排湾人,十月二十五日、)、
  猴祭与大猎祭 (卑南人,十一月)、
  矮灵祭 (赛夏人,十月十一日至十八日)
  飞鱼祭 (雅美人)。

“丰年祭”
  又称“丰收节”、“丰收祭”、“收获节”等,相当于汉族的春节,是高山族最盛大的节日。节期在每年农历七八月间的秋收季节,为期6-10天。由于各支系居住的环境与种植的作物不尽相同,所以农作物的成熟期、收获期及由此而决定的节期也不尽相同。其共同特点是:在收获的各个环节(收割、尝新、入仓等)开始或结束时,都要举行相应的祭祀仪式,主要是向祖先神灵祷告,祈求保佑农作物顺利收获,并预祝来年五谷丰收、人畜两旺。祭礼之后,举行聚餐、歌舞、游戏及篝火晚会等,人们举杯同饮,欢歌共舞,沉浸在节日的喜庆与欢乐之中。

五年祭
  台湾高山族支系排湾人的传统祭祀节日,排湾语称“玛勒乌克”,又称迎神祭。每隔五年举行一次,在农历九月择日举行。 五年祭,为排湾人奉送神灵的仪式。传说,排湾人的祖灵,每五年来探访子孙一次,为了感谢祖先保佑他们的幸福生活,每隔五年要举行一次祭祀活动。节日之前,部落男子要刻画神牌,制作长矛;女子则要酿酒,制神衣。祭祀这天,人们都要穿上民族盛装,去祭场参加奉送神灵的仪式,祭后,集体饮酒歌舞。最后,各家还要送神牌、长矛等到部落首领家里。祭司作祭以后,选取其中精美的祭品,将它们丢弃到村外,以示送神。
  节日期间有两项大活动:一为刺球赛,一为舞会。刺球赛之前部落中所青年人要进山砍竹,在家门口插竹行祭,以驱除恶臭。然后广场上搭一座平台,准备刺球赛用的球。最早以袖子为球,后来演变为藤编的球,用麻线与藤皮编成,大小如蓝球,中心系有一根绳子。刺球在平台前的广场举行,届时部落全体青年男子都要盛装参加。他们手持长约六米、顶头很尖的竹竿,列队站在台前,由为首的长老将球抛掷于空中,众青年各用竹枪向球刺去,每刺中一只球,围观的人们都要热烈欢呼,以刺中次数最多者为优胜。刺球赛意在效仿祖先刺杀敌人的英雄事迹。比赛毕,进行舞会和宴欢。由本村头人邀集全村青年参加。在节日期间,每年青年都在自己身上带来茅草结,以驱除恶灵。
  五年祭又是成年仪式的最后一项活动。祭仪十分隆重,由女巫师及男司祭率领子裔在祖灵屋前献供,先祭拜天地男女神,创造宇宙之神,自然神,精灵、妖怪和山、水、风、火、谷等神。仪式庄严肃穆而虔诚。接着,开始盛大舞会,由全村社男女穿上民族盛装,踩着古老的舞步,随着歌声和鼓的节奏,绕成一长排蛇形队伍,一圈又圈地回转,象征着排湾人的祖先图腾“百步蛇”的再现,气势磅勃、甚为壮观。  
 

人生礼仪
成人礼
  在台湾高山族中,成年礼只属于男性。在他们看来,成年是步入一生最光辉的转折点,意味着成熟、独立和承当社会责任。各族群都十分正视成年礼仪,虽然仪式繁简不一样,但都以崇尚勇武奋进为宗旨,激励青年人磨练成材。泰雅人的成年礼比较简单。大约在每年的11月间,成年男丁由家长更换成年服饰,穿上红绒编织的上衣、花色丁字裤,柬发于顶,红丝方鬓,择吉日良辰,携弓箭、刀予、酒糕等,到头目庭院聚集,聆听头目追述祖先的劳苦功高,传授围追堵截、埋伏、设陷阱等战术要略,并宣誓恪守祖训,发扬光大。最后,饮宴歌舞。这些宣誓过的男孩就成了成年人了,于是即可以参加部落性的征战、耕猎等重大活动。
  布农人的成年礼选择在丰年祭的这一天同时举行。成年男子挽手成圈,环绕着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老,聆听他回首祖先征战的历史和英雄事迹,然后捧出一大杯新酿的粟酒轮流豪饮。喝酒前,每人自报姓名、家族系谱,然后高举酒杯一饮而尽,能一口气喝完大杯酒的人才称得上是男子汉。
  阿美人的成年礼,因部落而异。其中有一种是以赛跑力仪式的内容。也一般在丰年祭时举行。赛程约五六里,路途曲折不平,有山庄、平原和沙滩。小伙子们身戴避邪的姜叶环饰,赤裸上身,腰间围着白色丁字裤,神态威武。一声令下,小伙子们个个争先,犹如飞跃的骏马,展开激烈的角逐。沿途有亲属或恋人呐喊助威,并携带糕点、酒以备赏赐。后面有一勇士督阵,一手拿着长矛,一手提着白鸡,用持予的手不停地拔毛,朝落后者的后背抛撒,祈神禳助。同时大声喊道:“祖灵与你同在,吉利随神俱来,跑呀!”经由一番激烈的追逐,夺魁的男子被任命为成丁年龄等级的首领,然后率领大家沐浴海滨,祈求海神净化身心,赐赉无敌的力量,同时也让长矛沾洗海水,借以拭去污秽邪气,得到无坚不摧的灵气。从此,几经过赛跑考验的男子,还要加入会所严格训练,逐级晋升。
  曹人的成年礼也在丰年祭上举行,届时成年小伙子要接受“杖管”的考验,即由部落长老持藤杖一一拍打小伙子们的臀部,并厉声训斥道:“勿贪玩,如偷懒,紧记祖先遗训!”小伙子们要默然接受杖打,不能流露出痛苦的模样,然后随长老绕村一周,再回会所歌舞尽兴,通宵达巴。从此,调换成年服饰,戴鹿皮帽、胸兜、披肩、胸衣,腰佩长刀,俨然上个勇士。
  卑南人一生中要历经两次成年礼,第1次成年礼又称少年晋级会所礼节,也就是猴祭,一般是在早稻收成后的11月间,为期十天,主要仪式有:清扫道路后,各持棍棒挨家挨户进行驱邪活动,并接受青年级杖臂训戒。第3天举行庄严的杀猴祭。晋升少年会所后,正式围上黑色腰巾。第2次成年礼是在“猴祭”盛典后的第十天举行。成年祭又称大猎祭,主要让青年从新回到祖先战斗过的山林体验团猎,从而获得狩猎技术和传统道德教育。此次狩猎为期五天,首先由长老率领青年队伍进山,搭建起供老人食宿的茅棚和祭台。当夜,在狩猎营地点燃篝火,老人为青年举行庄严的“换巾”礼,即解下黑色腰巾,换上一条宽二尺半、长三尺,象征成年的蓝色腰巾。然后奉命围猎,捕捉的猎物就地宰杀祭神后,送给成丁的男子食用。第2天,青年们分赴深山密林,各自狩猎,充分展现自己的狩猎本事。狩猎过程务必遵守规定,饮食起居有严格的限制,而打猎的范畴只限于山诸、鹿、樟等善于奔跑的动物。通过此次磨练,青年们才被认可为成年人,族人会在家乡等候他们的归来,欢庆又一批青年成长起来了。

婚俗
  高山族实行一夫一妻制,禁止近亲结婚,男女大多自由恋爱结合。泰雅人以吹口哨、献槟榔表示爱情;有的阿美妇女到男方家赠相思豆表示相思,有的通过背篓球产生爱情。结婚时,夫妻用双连杯共饮。妇女怀孕后,禁忌用刀斧,不能吃猿、山猫、穿山甲和并蒂果,忌生双胞胎。阿美人生了双胞胎,要把一胎送给亲友养育;在赛考克和赛德克亚族群,如果两胎都是男性或女性,就可以养育,如果是一男一女,就留养男孩,捏死女孩。
  高山族的婚姻要经过定情、求婚、送柴薪、竖秋千、送聘礼几个程序,一般由男子主动向女子求爱。男子先到女方家拜访,送去自己的头巾或颈饰作为定情礼,如果女子接受了礼物,就表示定情了,但要回赠自己的头帕、手镯或衣物;如果以后一方后悔,就要退还对方的定情信物,也要求对方把自己的东西送回来。男女青年定情后,男方家长请媒人一起带着酒、猪肉、槟榔、头巾和头饰等礼物到女方家求婚,女方不必回礼。结婚前,男子要采一些柴薪送给女家;结婚前一天,新郎请朋友砍几根树送到女方家搭秋千架,其中两根主柱要保留树梢的叶子,并且立在女家庭院里,象征着爱情充满活力。秋千架是为结婚当天女家姐妹嬉戏而准备的。男家定婚要向亲戚家征收聘礼,征收到的礼品主要是铁器,如锅、耙、镰刀、斧头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分别用藤绳系着,由男家亲族代表和媒人在迎亲时送往女家。结婚那天,男家邀请全村青年搬运聘礼,在队伍没有进村之前,女家先鸣枪一响以表示送礼队伍来到,女家的亲族长老迎接队伍入村。媒人送一罐酒到女家,向女家的祖灵祝祭,并祝福女家合家平安。新娘要先藏在野外,由亲友寻找她,将她带回家。新郎随新娘在院子里绕三周,进入房内床上并坐,喝双喜连杯酒,表示心连心,永不分离。然后由女家兄弟姐妹簇拥着,在床上假睡,盖上男家带来的被单。这时,女家年轻人在庭院里跳起舞,长辈们把猪肉切开,送给亲友共同分享。
  第二天,女家兄弟背着新娘,亲戚和邻居跟随在后面,把新娘送到新郎村中,男家迎亲的队伍也跟着回来,男家长老迎接他们进村并邀请他们入宴。宴席上两家父母要致词,男方家长要逐个向女家亲友敬酒。晚上,在院子里,青年男女跳起牵手舞,有的姑娘还跳起豪放粗犷的甩发舞,边跳边唱,尽情狂欢,老人们喝酒聊天,非常热闹 。

丧葬习俗 
  在许多民族的观念中,死亡是很神秘的事情,高山族也不例外。他们认为人死后灵魂不灭,因此有强烈的崇拜祖先的观念,各族群都有祖灵祭祀。他们把灵魂分为善恶两种,死亡也分为善死与恶死。善灵自然是善死的灵魂,即祖灵,是要祭祀的;恶灵是指死于非命的人变成的,这些恶灵常常在人间做怪。对于恶死之人,多采取简单掩埋法,死地多插标识以避之,居室亦多废弃,或请巫师禳逐。对于善死者就有许多收殓和埋葬等仪式,各族群形式不同。

平埔人  
  平埔人把死亡叫做“马歹”、“麻八歹”、‘猫描产”。把恶死定义为:自杀、野外暴毙、出草战死等。草草掩埋了事。  
  对于善终之人,各地区的埋葬方法又有不同。有的男女老少皆裸体,有的用鹿皮包起,有的用草席裹起,有的用棺木,有的用石板,还有的用大窑缸及竹编器,种类很多。殉葬品有用死者生前文物、器皿或杂物的一半。死者葬于厝内、厝边或山上,也有葬于竹图之内,盖一小茅屋,上插鸡毛和小布旗。  
  丧服的颜色也不同,有皂色、白色丧服,也有披乌布于背或绊乌带于肩。服丧期,短的十天,最长的有一年,这期间不能着华艳服饰,也不能有任何歌舞欢宴之举,甚至农事活动也受到短时间的限制。

阿美人  
  当病人病危之际,家人就开始为他洗净全身,换上干净衣服,搬到另一处居住,然后请巫师持香蕉叶呼男神、女神为病人禳祓。如不能好转就要开始处理后事。亲族全体要齐聚病人身旁,病人如果清醒,就向家人留遗言。气绝后,如果是男人死了,就由其兄弟将金属饰物放在死者的手中,左授铜铃,右手项链,盛装衣冠,扶头向南,妹妹将特制的糕放于死者背甲中,将其生前所用的枪及祭器悬挂门首。死者如为女性,则由年长之姊妹,置饰物于手中,将跳舞时的盛装盖于尸首上,做糕放在方袋中,将此干粮袋与祭器悬于门首。  
  埋葬的仪式在当日或次日进行,采取室外土葬的方法。先装殓,然后通知同族亲戚。亲戚得知消息后即来参加葬礼。死者的兄弟及伯叔或子侄,须参加掘墓工作。墓设在室外的院落中,南部阿美人常常在住屋的北侧掘墓。死者的后代中的四个人,立于墓的四角,依长幼次序掘土,近亲相助。以木板架尸床,下葬后,用土掩埋,再以卵石排成圆形作为标记。北方的阿美人还要在墓穴的四周,排插木桩木板为壁,盖上茅草后填土。更早些时候的古墓有用石板为壁的,还有用陶罐及粟作为殉葬品,陶罐放头上方,粟穗放身体两侧。参加葬礼的人,须用柏叶及芭蕉叶插在头上及腰间避邪。葬礼后,还要给每一位帮忙的人一件铁器,给抬尸的人一件衣服,作为谢礼。  
  下葬后的当天,要请巫师主持送灵仪式,死者的父母及兄弟姐妹都可以单独举行送灵仪式,以寄托生者对死者的哀思。  
  次日,助葬的亲属都集中在丧家,由巫师禳祓除秽。当晚又由巫师用陶罐请回亡灵,迎至房屋中,用芭蕉叶禳祓,以糕、酒、槟榔作为祭品,称回灵礼。之后又行出渔利,所有这些之后,葬礼才算结束。

泰雅人  
  泰雅人认为死亡是灵魂出窍不归。凡是在家去世,而且有亲属在身边的,就是善终;死于野外、被害等非常自然死亡,以及自杀、难产死亡等均属恶死。  
  善终之人断气时必须由亲人抚其右手,如果断气时没有亲人在场,也是不吉利的,需要请女巫禳祓。断气时。亲属应让死者合上双眼,如果眼白外露,就会被认为家中还要继续死人。断气后,由亲人为其梳洗,换上盛装,穿胸衣,戴首饰、耳饰、臂饰,用一块布铺在地上,把尸体放在上面,并将死者的手足屈于胸前,做蹲踞状,然后用番布把尸体包起来,用带子缚紧。死者断气时,在其床下掘圆穴,深五六尺,将尸体下葬,多数面向河岸。死者用的刀、烟斗随葬,上盖石板,盖上土弄平整。死者的遗留衣物和剩余墓土,运至野外偏僻处丢弃。参加埋葬的男性近亲,必须到海边洗净身体,身上所穿衣服,一并藏于隐蔽处。丧家还要每天把饭放在竹筒内弃于山野。  
  死者断气时,即将炉火与木炭弃野外,另起新火。家人全体休息数日,不在外走动,不梳洗,饮食由近亲邻居供给。丧家不参加祭仪欢宴,不饮酒歌舞。守丧的时间长短,各地有所不同。从15 天至1个月不等。送灵归来后,就可到丧家饮酒,也就表示一切恢复正常。  
  对恶死之人,泰雅人采取就地掩埋的方式。难产死亡或无亲人送终的人,全家要弃屋出走,另建新居。埋葬的地方和弃屋处插上荻草作标识,禁入内。还要请巫师驱恶灵。

赛夏人  
  赛夏人认为生灵从身体中出去了,也就是死亡了。衰老及病死为善终,横死与战死为恶死。恶死者,除氏族中年长者,其他人不能触其尸体。横死者由首先发现者告知其亲族,就地掩埋,举火行家,在掩埋处堆石以示禁忌。善死者,于弥留时家人须将其移于地上,凡在床上也为恶死,家人也须弃屋,另建新屋。病危者临死之前需移于地上,家人为之洗浴,断气后,为其更换盛装。然后扶立坐起,两腿屈于胸前拥布包。家妇煮饭,用饭数粒塞进死者口中,作为辞食。  
  祖父临终时,长孙需用右手触祖父右手,长子则将其父右手拇指的指甲剪少许,插在自己右手拇指指甲中。这一特殊习俗,表示将死者的生产技能全部承袭下来。妇女死后,先讣告其娘家,等到其母来后,才得埋葬。丈夫及亲生子女不得触及尸体。如果死在娘家,需要夫家来人才能埋葬。葬礼由同氏族的人参加,葬于野外僻静处,穴深三四尺,由最亲近的亲人背入墓穴,以左脚腕尸入穴,尸入穴中以面对东为吉,面向上或向西为凶。入穴后以包尸布盖上,将随葬品放入,两人往尸体上撒盐,再盖上茅草,填上踏平,用短竹竿插墓四周,并以石块围砌。

布农人  
  布衣人认为病死在家中的为善死,凡被杀死、路毙、淹死、烧死以及坠岩、被野兽毒蛇咬死,都为恶死。恶死者就地掩埋,无任何仪式。而恶死者家中的东西,对他人来说,一律是禁忌。  
  善死者断气后,家人移尸于地上,扶成坐状,使其股肱屈于前胸处,用藤条或布带缚之。在室内掘墓穴,深1.5米,直径1米,以石板为壁。掘墓穴只用掘棒不用锹。下葬时男性面向东,女性面向西。死者日常衣服器具全部随葬,惟有皮革不能随葬。穴上盖石板,再填土。

曹人  
  曹人认为衰老死和战死都属于善死,自杀、他杀、路毙、溺死、夭折或被巫术咒死、毒蛇咬死都是恶死。  
  在善死者弥留之际,就要将其移置屋子中央地上的草席上,并换上盛装。男穿长袍,以红布翻向外,穿套裤及套袖,戴羽帽;妇女以黑布裹头,着上衣及长裙,换好衣服后使其仰卧在草荐上。气绝后,扶其坐起,屈两腿作蹲踞状,以两手抱膝,缚之。并用三根棒支持身体,使其僵坐不倒。然后就在室内挖墓穴,穴为圆形,直径1米、深15米,将尸体用布包裹,坐于穴中,面向正门。死者生前的衣饰、烟具,填入穴内,武器不能殉葬。穴上盖石板,埋上土,用脚踩实与地平,然后在墓上燃火烤干新土。当晚近亲就寝于穴地上,以慰死者。  
  墓为一人一穴,夫妇不合葬。恶死者大体就地埋葬,战争中死去的人,则弃尸不顾,或仅用茅草掩盖。小孩夭折则埋于野外,并在葬地用茅草在树上结上标志,以示禁忌。

鲁凯人  
  鲁凯人认为病死在家中为善终,死在户外、自杀、他杀,或被巫术致死为横死,难产死亡亦为横死。对善终者要换上盛装,上下肢屈于胸前作蹲坐状,用布包扎紧,并在肩部打结,然后从床上移置室内石床上。停放后,向亲族、亲戚报丧。凡近亲接讯,即往吊祭,从表兄弟姊妹以内的亲属关系皆须往吊祭,各方近亲穿礼服前往丧者家中,围尸凭吊,诉述死者生前事迹,呼嘘哭泣,表示哀悼,这种哀悼方式要进行一天一夜。死者也埋葬于室内。

排湾人  
  排湾人也认为病死在家中是善终,摔死于野外为横死,妇女难产为恶死,一岁以内婴儿夭折,无善恶之别。对善死者要由近亲梳头更衣,男性头上戴花圈插羽毛,头人四根,武士两根,普通人一根。女性头巾中塞槟榔子,背负背袋,内放发火器、银币及小刀等。然后把尸体移到地上,将上下肢曲折,缚于胸前成蹲坐状,以布包尸,只留头部露出。亲友闻讯前来吊祭。每人依次触死者的右肩,致惜别之意,并颂扬死者生前的好处,安慰遗族。尸体由最近亲的男性抬至墓地埋葬,由兄弟或儿子将尸体放置墓穴中,下面铺上席子,让死者蹲坐其上,面向东方。上盖石板,覆土后再盖石板。再由同族长老用猪皮、猪骨对亡灵作告别仪式后,返家。  
   排湾人的丧服比较讲究,男子头上缠丧布,穿背衣、肩衣。女子盖丧巾、披肩衣、挂胸巾。男女头上都是黑布加织绣的丧服,经济条件差些的佃农就用黑布做丧服。  
  对于横死的人,则由近亲男性至出事地将尸体运回,在停尸地取一块石头带回去,在女巫主持下,近亲男子为其装殓,即日埋葬,除近亲外,其他人避免参加。

卑南人  
  卑南人也有善死与恶死之分。对于善终者,由家人和近亲装硷。主丧人以一粒槟榔放在死者右手中,手持琉璃球三粒,从头至脚抚尸一周。然后将珠塞入一粒槟榔实内,留在家中,象征死者之灵力。之后移尸于中柱下,将上下肢曲屈胸前,用布缚之,背靠中柱,接受亲友的告别吊祭。在室内掘墓穴,深五六尺,氏族长老将玻璃球抛入穴内,然后把尸体放进墓穴,头向西,面向上。死者衣服、饰物随葬,男性还置腰刀一把,女性置锄一把”。先由长女撒三把土,其他近亲各撤一把,然后覆土。死者的配偶则把床移到墓上,与埋尸倒向而睡,是为陪灵。  
  对于恶死者没有停尸祭告仪式。如果是妇女难产而死,则须迁居四次,以避之。

雅美人  
如果家中有善终者,家人先伐竹竿在住宅周围筑起篱笆,表示丧忌。亲戚们围在死者周围,以刀柄触地板哭泣,丧主立于屋顶咒骂恶灵。装殓也由近亲执行,曲肢裹好后抬放到屋外的坐石上,让亲族作告别祭。然后由丧主背运尸体至墓地,墓地选在海边树林里,掘穴埋葬。尸体放入穴内,解开绳索以木板盖上,然后覆土掩埋。也有崖葬和垒石葬的。

民间禁忌
  禁忌是带有宗教意义的禁规。它是人们慑于大自然的威力而采取的避祸远害的消极手段。
  高山族有许多关于狩猎、农耕、祭祀及其他方面的禁忌,其目的在于:通过强制性的恪守这些禁规,避免不可觉察的危险,特别是死亡的发生,以维护生产、祭祀的正常活动以及社会伦理道德,不受影响和干扰。禁忌一旦被触犯,大家预感到可能蒙受某种祸害而惶惶不安,当即中止正在进行一切活动,采取祈祷、咒语、喷酒、祭献等祓禳方式,解除可能存在的危险;犯禁的人,轻则受罚,承担祓禳飨宴的一切费用,重则处死赎罪。
  在高山族多如牛毛的禁忌中,有些是共同的,各部落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严守。具有普遍意义的禁忌,属于视觉的,如禁忌遇见横死者及其葬地、遇见动物交尾等;属于触觉的,如禁忌接触神物、接触死者的器物等;属于行为的,如禁忌排气、打喷嚏、同族性交等。特殊禁忌,如:女人不能接触男人使用的猎具与武器,诸如弓、箭、枪、矛等,不得擅自进入男性会所和祭祀场地;男性不能接触女人使用的织布机和生麻,在狩猎、捕鱼及农忙期间,禁止与女性同房;成人在会所受训期间,禁止与女性接触;在捕鱼、出猎或祭祀期间,家里不能断火;祭祀期间不能吃鱼等。其中,祭祀中打喷嚏尤为忌讳,南部高山族认为喷嚏意味着灵魂出壳,有招诱恶灵的危险,是祸事临头的征兆。
  此外,生育方面的禁忌也很突出。主要有:禁忌生双胞胎,迷信双胎是野兽所在,预示着灾祸将至,必杀其一以为禳灾。布农人禁忌私生子,通常把私生子抛弃荒郊野外。阿美人生产禁忌男人与寡妇窥视,婴儿禁忌父亲怀抱,据说由于婴儿躯体软弱,会通过接触使其父传染软弱的病症,以致狩猎、出征时奔跑乏力,一无所获。这条奇特的禁忌具母系特权社会确保孩子抚养权操在母方手里的“措施”。

历史典故
台湾高山族的传说
  台湾高山族的传说内容丰富多彩,包罗万象,既神奇有趣,又充满哲理。

关于动植物
  噶玛兰人有位富人看见一根稻穗从天而降,就将稻子取下试播,结果大获丰收,因此送给穷人试种。但后来稻谷的灵魂又开始飞向富人家,所以穷人每年都发生稻谷短缺现象。从此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有4个壮汉在出草(俗称番人猎人头)后拿着人头在一棵千年大树下休息,壮汉里有一人拿刀向树砍去,放在树下的人头突然大叫,乌云密布,刮起一场风暴,两个壮汉丧命,另一个壮汉成了哑巴,一个一言不发的壮汉才安然无事。
  海中有一棵大榕树,其根蔓伸展可达他国,有3人由此达到目的地,但其中一人到他国后带回一女人,并砍掉了树根,从此榕树消失了。
  山中有母子一起生活,一次小孩出去后就没有回来,母亲悲痛得不停地叫着小孩名“琪里牟!琪里牟!”最终变成一只鸟。
  过去人用头倒立走路,乌鸦和志烈克鸟要帮人改掉这难看样子,乌鸦尖叫,人还是倒立用头走路:志烈克鸟尖叫一声,人才用双脚立地走路,今天高山族人用志烈克鸟的啼鸣来占卜吉凶。
  讲一个懒人整天不做事,一天他到田里耕作,不料一连握断了四根锄头柄,他气得用木柄打自己屁股,木柄插入屁股成了尾巴,全身也长出了毛,酷似猴子,他只好逃进深山。猴子脸平常是白的,见人后因怕羞而会变红。
  一人不慎落水,被冲到海中,为鲸鱼所吞。但又被鲸鱼排泄出,鲸鱼又送他回到故乡。
  一对夫妻有两个女儿,父去狩猎,母女3人去掘芋,母不管女儿饥饿,掘到芋自己煮了先吃,后两个女儿分别变成托尔菲鸟和卡卡伊鸟,将母亲虐待的情况告诉父亲,父亲回家后用滚烫的开水泼在妻子身上,妻子变成了老鼠吱吱乱叫,因此心怀仇恨地啮破所有人家的东西。

关于生产工具
  阿美人祖先住在拉喀山时,有个平地人传授了铁的种籽,被种于沙毕里斯,后人们用其长出的铁块打成刀剑、铁锹。但一次有人带了被称为拉普尼的一种粟给它做养料,从此再也长不出铁块了。
  一对兄弟去打猎,兄用铁当镞猎了很多鹿;弟用骨当镞,一头也打不到。弟发出咒语,从此只有好猎手才能获得山鹿。
  追猎白鹿到湖边,见老鼠做木片过河,猎人也把树木挖为船渡湖;又见老鼠衔竹叶过溪,又做了竹筏。
一头被射中的鹿化为人,用布裹在脚上,把随后追来的猎人抓住后,用力向树干挤压至死,后人们发现一张被日晒干的皮,始知鞣革的方法。 

关于族人祖先
  一个叫沙维卡洛的人在沙池钓了一只青蛙,青蛙变成小孩,长大后娶妻结婚,现在的塔布塔贝斯番为其后裔。
  哆啰美远人在17世纪时期曾和噶玛兰人一起居住在宜兰平原,其祖先从加里曼岛迁来时遇到大风被海浪冲击飘在海上,这时一个大鲨鱼浮到水面上,大家以为鱼背是陆地,爬上去起火取暖。鲨鱼用尾巴把大家甩到宜兰平原上,救了大家的命。所以今天哆啰美远人不吃鲨鱼肉。

高山族名人轶事
  
摩那•罗达奥(?—1930)
  台湾高山族人民的领袖,在1930年台湾雾社起义中,与他的两个儿子一起领导高山族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在战斗中壮烈牺牲。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以清朝失败而告终,清政府被迫割让台湾。1895年6月日本派出第一任台湾“总督”就职,开始了日本帝国主义在台湾五十年的残酷统治。摩那?罗达奥是高山族马汉博社的首领,同时也是雾社各部落中颇有威望与影响力的部落首领。日本侵略者在台湾的的血腥统治,使台湾各族人民的反抗斗争风起云涌,在这种大背景下,爆发了震惊东方世界的雾社起义。起义持续了两个月,先后击毙、击伤日寇四千余人,日军先后出动飞机和使用毒气弹对起义军进行镇压,最后起义战士八百余人全部壮烈牺牲,摩那?罗达奥父子也为抗击外侮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摩那?罗达奥父子率领的高山族人民起义得到了祖国各民族人民的关怀和同情,也得到世界人民的同情和赞扬。摩那•罗达奥父子的名字同雾社起义一道名垂青史。

阿碌(?—1874)
  台湾南部琅峤牡丹社高山族领袖。1874年抗击美、日军在琅峤登陆,阿碌父子与部众30余人壮烈牺牲。
  1844年中美《望厦条约》签署后,美国急于在中国大陆附近找到进一步侵略的据点,为此曾武装侵略台湾,但在台湾人民的抗击下未果。1874年日本在美国暗中支持下,制造借口入侵台湾,阿碌父子及其部众世代居住的家乡也由此成为战场。1874年4月,日军侵入琅峤,焚毁村庄,牡丹社高山族人民团结一致,在阿碌父子指挥下,利用地形优势,沉重地打击了敌人,利用原始的武器,先后击毙和击伤五百余敌人,在石门要隘的战斗中,阿碌父子及其部众三十余人壮烈牺牲,为抗击侵略者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阿碌父子领导高山族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业绩和精神,始终为不为强暴的人民所铭记。